政治热点:改造农村道路,拓宽致富途径,进入阅读模式

是坐公交车出门,抬脚就上车,农民的生活质量在不断提高。

“出门是公交车,上车的时候你抬起脚。现在交通真的很方便!”一大早,来自河北省邢台市新都区龙泉寺乡后坳峪村的农民侯全英就上车去县医院复查。几年前,心脏支架手术后,她每个月都要定期检查。侯全英回忆,以前前门是河沟路,坑坑洼洼的。租车去县医院要花很多钱。“现在路又宽又平,公交车也有了。去医院方便多了!”侯全英高兴地说。

大都市地区70%的面积是山区。长期以来,农村公路建设滞后。为补短板,近年来,新都区持续实施道路畅通惠民工程,新建道路500多公里,新建桥梁180多座,全区农村公路里程达到1886公里。2019年以来,新都区实施全域公交一体化建设,目前农村公交覆盖率超过90%。

都市圈是建设“四好农村路”的一个缩影。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35.7万公里。目前,农村公路总里程已达438万公里,惠及5亿多农民。到2020年底,中国农村硬化道路和公交车通往合格乡镇的目标全面实现,覆盖农村、连接城乡的农村公路网基本形成。

乡村振兴,交通先行。为进一步全面提升我国农村公路发展水平,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农村公路中长期发展纲要》提出,到2035年,基本实现乡镇通三级公路,建制村通等级公路,人口较多的自然村(组)通硬化路,形成“规模结构合理、设施优良、治理标准有效、交通服务优质”的农村公路交通运输体系。

通往村庄的公路便利了农民的出行,促进了农村消费。在新都区,随着高速公路的“村村通”,邮政快递公司的业务也实现了“村村通”,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网上购物。今年1-7月,全区快递业务量达1774万件,同比增长118%。

放眼全国,各地各部门加快县乡两级农村物流网络体系建设,实施“快递下乡”工程。2020年,农村收发货快递包裹超过300亿件,带动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超过1.5万亿元。

交通改善后,农村消费潜力进一步激发。新都区姜水镇香炉寨村支部书记梁云丽说,现在坐电动车短时间就能到镇上,坐公交车一个小时就能到市区。村民购买家电、汽车等大件物品方便省心。“我们村有228户,现在买车的有100多户!”梁云丽自豪地说。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农村消费品零售额达到42169亿元,同比增长15.6%。

马路上到处都是钱,特色产业快速成长,农民口袋鼓鼓的。

分拣、装袋、称重和包装…来自四川省通江县富阳镇下江口村的农民王永海,正熟练地忙碌着。“我们山上的银耳质量很好,城里人都很喜欢。等路修好了,银耳今天就送过来,明晚放在成都市民的餐桌上,价格涨了很多倍。”

“得益于流量的提升,银耳与大市场对接,价值大幅提升。”巴中通江银耳研究所所长赵树海说,当地银耳的平均价格从2000年的每斤100元左右上涨到去年的500元左右。

通江县委书记孙辉介绍,通江地处四川盆地向秦巴山区的过渡地带,“门前万重山,脚下难行”。“十三五”期间,通江县开展交通大会战,投入134亿元,建成以高速公路、国省道为骨架、县乡公路为主体的县级交通网络。目前,全县农村公路里程已达6573公里,硬化路通村组,工业路通种植基地。

“我种银耳已经40年了。以前路‘卡脖子’,银耳卖不出价钱,不敢大规模种植。2018年路修好后,很多商家来买,价格有保障。”去年,王永海种植银耳赚了5万元。今年,他新建了三个棚,种植黑木耳、羊肚菌和香菇。

道路平坦,产业兴旺。2020年通江县银耳干产量达375吨,产值4亿元,带动8000多户农民平均增收2.3万元。加快产业升级。银耳面膜、银耳汤、银耳酒等深加工产品畅销全国。不仅银耳、黑木耳、蘑菇、猪…山里的特色产业越来越壮大,农民的腰包也越来越鼓。

因为交通的改善,广大农村地区的新产业、新业态不断壮大。

天蓝水清,沿河建起一排排古雅的房屋。“过去,进村的路都是崎岖不平的山路。当时游客基本都在附近,最远的路是从兰州过来的。2018年道路修好后,游客数量连年翻番。”甘肃省陇南市康县安门口镇街道村村民朱,以前在县城做饭,路修到了村里。他回到村里开始了寄宿家庭,他的生意越来越好。去年营业额达到200多万元。通过购买村民的农副产品,他带动了54名村民脱贫。

近年来,康县依托高标准公路,打造了生态旅游文化风情线、“茶马古道”驿站、低山云海等28个旅游景区,将沿途108个美丽乡村串珠成链,形成了“路建在景,景在路”。今年1-9月,康县接待游客246.62万人次,同比增长32%;旅游综合收入11.62亿元,同比增长36%。

交通的改善使广大农村变得方便、通达,给乡村旅游带来了火种。2019年,我国乡村休闲旅游接待游客约32亿人次,营业收入8500亿元,直接拉动了1200万农民就业增收,惠及800多万农民。

不仅乡村旅游,还受益于道路畅通、乡村电商、森林养护等新农村业态蓬勃发展。2020年,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将达到5750亿元,同比增长37.9%。

道路修复时要做好保护,路长制将助力道路“长治”

“胡胜品,这里的沟被堵住了。快点组织人员清理!”暴雨伊始,重庆市城口县秀起镇杏花村主任、路长袁靖康穿上雨衣,外出巡视道路。发现问题后,他第一时间在微信“护路群”上传照片并发出通知。

不一会儿,护路员胡胜品就带着村民赶到了,挖沟挖泥,半个小时就把沟清干净了。

城口县位于大巴山腹地。经过多年的努力,纵横交错的道路已经填满了大山的“背面”。但由于养护失败,有的道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沟渠堵塞”,有的道路没有及时清理,有的道路几年就坑坑洼洼。

“三分建设,七分养护”,道路修好了,还要管好、保护好。2018年以来,城口县探索推行路长制,县、乡、村负责人分别担任三级路长,县内每条路都有专人管理保护。除了路长,县里还有护路员,设置了689个公益性岗位。每个护路员一年挣5000元,还有意外伤害保险。目前在城口,县公路养护中心负责国道、省道、县道的养护,乡道、村道的养护由镇村协调的公益性岗位覆盖,每公里道路都有专人定期清扫养护。

为压实路长责任,城口县对各级路长进行督导,县交通局定期考核。截至今年6月底,城口三级路长已检查道路3.5万余条,平均每段道路“踩”近30次,及时发现整改问题2467个。道路巡逻,带领护路员和村民维护道路、保护道路,已成为城市入口一道独特的“风景线”。有了路长制护航,城口县的道路更加安全便捷。

西南大学国家治理学院教授王斌认为,在推进路长制的过程中,需要进一步明确路长、护路员和相关职能部门的责任边界,形成相互促进、多方配合的局面。此外,还可以利用大数据对农村道路风险数据进行分析,将路长管理系统接入县内各指挥中心,发现道路风险并及时监控管理。

用路长制助力道路“长治”。《交通运输部关于全面做好农村公路路长制工作的通知》提出,到2022年,全面建立覆盖县、乡、村公路的路长制,政府主导、部门协同、上下联动、高效运行的工作格局基本形成,农村公路治理能力明显提升。

原标题:改造农村道路,拓宽致富路(村民身边事)

来源:http://society . people . com . cn/N1/2021/1029/C1008-32267832 . html